“美图To B,大可不必?”

来源:创事记 更新时间:2022-03-15 21:22 点击:2007次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修图流水线,做不成美业界的富士康。

作者|柠檬  编辑|月见

来源:新熵

颜值时代当道,美图公司却频频经历“至暗”时刻。

2022年3月15日,美图股价再破新低,总市值仅36.18亿港元。纵观美图历年财报数据,上市近10年,仅2020年实现过一次盈利。美图也从未停止过寻找美图秀秀以外的第二增长点,继牙科、区块链、盲盒等跨界生意之后,美图终于想起自己的修图大业。

Chic相机、美图证件照、Wink、美图秀秀Mac版、美图设计室、美图云修,这是美图公司近期在“美出圈”美图影像节线上发布会上一口气发布的6款影像产品,其中四款产品的方向已经定义为工作场景,这也意味着美图的修图生意正在从To C逐步转向To B的方向。

这并非美图一时兴起,而是早有预谋,主要负责研发AI智能核心技术的美图影像研究院早在2010年就已经成立,经过十余年的沉淀,美图终于将这项技术应用到商业范畴。然而这门商业修图软件的生意,美图作为后来者,似乎并没有拿出足够的产品亮点,来撬动这一市场。

To C的生意不好做,2021年财报中,美图又丢了近6%的月活用户,2016年的月活是如今的1.8倍。修图神器成为手机标配,而美图秀秀已不再是唯一的修图神器。P图黑科技层次不穷,美图秀秀作为首批P图软件迅速崛起,踩着颜值经济的风扶摇直上,上市后更是曾经有过千亿市值的辉煌时期,也有过4.5亿月活的绝对优势,然而2022年上半年,美图月活已下降至2.45亿。

“就某种意义上说,不以直接、坦率的心态来拍照是不行的最好不要刻意捏造某种情境。”摄影师荒木经惟曾在《写真的话》中写过这样的句子,但现代人大概并不爱听,否则手机中就不会有大把的美颜软件,字节、快手等互联网大厂也不会跑步进入美颜软件市场,吞食着美图的市场份额。

美图也早就积极踏上转型之路,然而美图秀秀已日益臃肿,转型事业也一地鸡毛。数不清这是美图的第几次“转型”,但可以确定的是,美图依旧没有找到正确的解药,所谓的To B转型,或许又是一次雷声大雨点小的烟雾弹?

一个P图软件的To B野心

修图技术的壁垒并不高,颜值经济的不断发展,让C端生意已经转入存量市场,近两年醒图、Faceu激萌、B612、黄油相机、Snapseed等多种修图软件抢走不少用户,美图虽然有多年行业经验,大量修图数据的积累让AI智能修图越来越接近理想状态,但这依旧不足以成为技术壁垒。

2020年初美图开始向美妆产品供应链业务拓展,为下沉城市的个人护理和美容产品零售店提供商户服务及SaaS产品,如美图宜肤、美得得等,配套着测肤仪、测肤魔镜等硬件产品,入驻多个美妆品牌的线下店铺,近期发布的几款图像产品也表现出美图加注B端业务的决心。

但新推出的六款产品无一不是建立在原有功能的基础之上,换言之,这是站在C端产品之上的B端产品。

从美图秀秀Mac版的用户评论能够窥见一二,使用美图秀秀的用户依旧是非专业人士偏多,美图自身定位也依旧沿袭“傻瓜式”标签,在美图秀秀桌面版中也能够明显感觉到,与手机端App像素级相似,各项功能包括抠图、海报设计、证件照等均与App一致,简单易上手,仅比移动端缺少了社交社区。

哪怕在大量用户心中美图还是自拍神器的模样,但事实表示,美图已经“入侵”商业修图的领域。据美图透露,美图云修上线一年就已经实现“服务15家顶级商业摄影机构和600余家中小型商业摄影机构”,尽管这一数据代表着美图云修的渗透率还是很低,但美图希望在C端的流量生意以外找到新的增长点的愿望已经很明显。

然而个人摄影师妍妍表示,在从业人员的认知中,图片后期工作,很难通过预设模板进行。“每一位模特适合的风格不同,她们本人对照片的期望也不同,不存在说能够找到一个模板就能搞定。”她表示,美图云修的基础还是靠滤镜,更精细的修图工作还得在传统修图软件上进行。

美图傻瓜式修图的特点既是其优势也是其劣势,在降低技术门槛的同时,也降低了商业修图师的参与度。模特王云承认,美图确实能够胜任一部分修图要求,且更加便捷,“我修自己的片子有时也会用到美图秀秀,比如基本的磨皮、整形之类,但找修图师修图时,还是会比较抗拒他们用美图给我修。”她委婉地表示,“我都掏钱了。”

商业修图与自拍修图的逻辑并不一样,商业修图更注重个性化、精细化处理,而自拍修图对预设模板依赖性更强,而美图云修虽然有AI技术加持,但整体思路依旧是批量生产的流水线产品,与当前市面上其他商业化AI批量修图软件思路一致。

从生活到工作,从业余到专业,美图不断地挑战更高层次的产品,彰显自己在图像处理行业的野心,而其核心技术的竞争力,究竟有多少?

AI修图,一项不新鲜的黑科技

AI智能修图的历史或许比想象中的要更早。

从广义上来说,美图这类傻瓜式修图软件同样属于AI智能修图的范畴,通过预设数值,一键修图,不需要修图师对图片进行风格分析再手动调制数据,但这种常见的修图软件普遍以牺牲图片像素为代价。

较成熟AI智能修图的产品最早可追溯到2016年之前,如今市面上常见的AI修图软件也遍地开花,乌克兰图片处理公司Skylum最新推出的AI图片编辑器Luminar,通过预设模板以及类似美图秀秀的傻瓜修图功能,能够让初学者快速上手,修出与专业修图师类似的效果。

专业后期修图的软件以PS、Lr、C1为代表,也是从业人员普遍使用的几种软件,在保证图片清晰度的同时对图片细节进行精细化处理,费时费力,但品质更高。而美图云修的目标就是把专业修图和傻瓜式修图结为一体,让商业修图也能批量化生产,这一想法无疑拥有更广阔的商业前景,但实现难度也很大。

在实际体验中能够发现,美图云修的功能较为完善,相较于专业修图软件更注重对基础的图片数据进行直接调整,如色调、曝光度等数据,美图云修的门槛更低,能够直接对图片内容进行调整,如对身材、五官等直接进行修改,辅以固定的滤镜模板能够批量处理图片,基本能够覆盖商业修图的需求。

专业婚纱摄影师李葵告诉“新熵”,机构中的修图师对批量处理的功能更加偏爱,“不走捷径没办法,单张价格太低了,必须拼量,况且人力成本放在那里,老板都喜欢挑战极限。”

目前在国内市场已经有开贝、鲁班等多种专业AI智能修图软件,同样能够通过AI技术实现批量精修,且上线时间更早,积累的用户更多。此时推出的美图云修很难在商业修图市场上有一席之地,毕竟用户对美图傻瓜式修图的印象一时间很难扭转。

如果对比价格,美图的竞争力或许更弱一些。据了解,某业内知名智能修图软件实行买断制,3399元就能够满足小型摄影机构以及个人摄影师的修图需求,升级版本同样是买断制,29800元能够满足多人团队同时使用,共享预设数据,这一版本与美图云修更为相似。而美图云修目前为按张数收费,均价最低的为11000张的套餐,价格在3200元,几乎相当于买断一个个人版软件。

而在功能上,美图最明显的特点仅比同类产品多出了滤镜功能,但同类产品的预设模板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替代这一功能。据业内人士表示,当前市面上的修图软件大部分都包含AI修图功能,这项技术更多还是在拼大数据积累。

作为后来者,美图最明显的优势或许是自己2亿多的用户,以及十余年的修图数据积累,这是美图最宝贵的财富之一。然而,这些数据“训练”出的AI智能技术,能够带给市场多少惊喜,或许仅一年的成绩并不足以成为答案。

画另一张大饼,喂给市场?

自美图手机开始,美图的转型之路从未间断,突破美图秀秀,已经成为美图的一种执念。

雷声大雨点小,这是美图每次转型的标准剧本。最早的美图手机上线5年后黯然退场,卖身给小米。早于快手的美拍过早地站到短视频的风口,被后来者翻盘。学小红书做种草社区、模仿抖音做短视频社区,美图甚至曾瞄上过炒币生意,结果亏损一个亿被嘲上热搜。兜兜转转,除了美图秀秀被塞下过多功能日渐臃肿,美图的转型并未有其他成果。

美图当前的问题,或许已经转变为市场还有多少耐心。截至2022年3月15日,美图股价来到最低点,收盘价仅0.82港元,总市值36.18亿港元,与曾经千亿市值的辉煌形成鲜明对比。

早在2010年,美图影像研究院就正式成立,致力于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计算机图形学等人工智能(AI)相关领域的核心技术研发,奠定了美图当前所有业务的技术基础。但美图的主业早已没有独特的竞争力,越来越趋于同质化的美颜相机,让用户更加分散。

据QuestMobile发布的2020年6月拍照摄影榜App数据,美图旗下的美颜相机以5000万月活遥遥领先,而在最新的数据榜单中,2021年12月,拍照美化类App月活用户规模增速最快的是字节跳动旗下的修图App醒图,较去年同期月活增速达到76.1%,已经超过5000万,而美图秀秀在2021年中期财报中披露,2021年6月月活下降0.5%,这已经是美图秀秀连续第二年月活下降。

但在营收数据中,美图秀秀依旧是美图目前甚至未来的主要营收来源。在2021年中期财报中,美图在线广告收入达到48%以上,同时美图秀秀高级订阅服务及应用内购买业务增速鹤立鸡群,同比增速达到150%以上,占整体收入三成左右。

美图在财报中也表示,这一建立在美图秀秀App基础上的业务有望成为新的支柱业务,并将进一步在增值业务中投入更多资源。这也意味着,未来的美图,或许依旧是靠To C的美图秀秀活着,而花了十年心思研发的黑科技并没能成为美图的护城河,也没能成为美图的第二增长曲线。

美图掀起过颜值经济的风,又归于平凡,To C的生意中,也难找到撬动市场的那个支点。再高超的修图技术,也改变不了狼狈的真相,美图与其四处试探,不如先把主业做好,毕竟想搭建“变美生态链”的前提是活着。

九年过去了,市场还在等美图的下一个新故事,雷声大雨点小的“转型”演出,大概又是一张画给市场的大饼。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