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人寿主体+债券等级惨遭下调 背后“牵连”出与合生系朱氏家族的隐匿关联(附关联企业图谱)”

来源:新浪财经综合 更新时间:2021-07-18 15:00 点击:564次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独家 | 珠江人寿主体、债券等级惨遭下调,背后“牵连”出与合生系朱氏家族的隐匿关联(附关联企业图谱)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继幸福人寿主体信用评级遭遇联合资信调降后,珠江人寿也迎来了同样的命运。但两者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源于紫光集团债务违约这个外因,而珠江人寿则出于投资不动产的内因。深挖下调评级的背后,是珠江人寿与股东合生系朱氏家族长久以来的隐匿关联。

又有险企因为不动产投资被下调主体和债券评级。

7月12日,联合资信针对珠江人寿发布了2021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在报告中,联合资信将珠江人寿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从AA下调为AA-,相关债券信用等级则从AA-下调至A+。

从联合资信给出的评级观点来看,此次珠江人寿之所以遭遇等级下调,与其不动产投资规模较大、关联交易规模有待压降等老问题息息相关。

对于珠江人寿而言,以不动产投资为主的投资收益,构成了其成立以来业绩的重要来源。借助投资收益,珠江人寿一度打破了寿险行业“七亏八盈”的规律,仅用三年时间便实现了扭亏为盈。

不过,珠江人寿的地产生意经却与合生系朱氏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1

  珠江人寿是合生系的“一言堂”

在联合资信7月12日发布的这份评级报告中,有一个颇为有趣的现象:在“评级观点”综述中,联合资信将珠江人寿“不动产投资规模相对较大”这条列在了不利因素的首位,但在具体阐述时,却又将这一条放在了末尾。看似无意的安排,反而耐人寻味。

作为一家成立近九年之久的寿险公司,珠江人寿近年来频频“出圈”,靠的却并不是保险业务,而是它的“不务正业”。从历年财报来看,珠江人寿的相关数据很容易让人产生疑问:这到底是一家险企,还是一家地产投资商?

自2016年珠江人寿保险业务收入达到顶峰151亿元后,便一路急速下降,到2019年末只有33.35亿元。但是蹊跷的是,主营业务缩水却并没有影响珠江人寿的盈利能力。2019年年报显示,其净利润竟同比增加了263%。

答案并不神秘,珠江人寿之所以保持了盈利状态,主要得益于投资收益。2019年,珠江人寿的投资收益达到39.21亿元,占总营业收入比重高达49.31%,超过了保费收入。

投资什么这么赚钱?珠江人寿的秘诀是:房产。在2019年二季度末,珠江人寿的不动产占总资产比例一度超过了30%的监管红线。

而根据珠江人寿2020年度报告,其重仓投资的公司仍然以地产为主。截至2020年末,珠江人寿旗下共有9家控股子公司,而且这9家公司的业务性质均为房地产。除了上海贤立置业有限公司,珠江人寿是以持有60%股权控股以外,其他8家公司均是珠江人寿百分之百控股子公司。

尽管险企素有投资地产的传统,但如珠江人寿这般偏爱还是少见。追根溯源,珠江人寿对地产的偏爱,或与其背后股东的地产商身份有着密切联系。

截至2020 年末,珠江人寿背后共有7家股东,分别为广东珠江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珠江控股)、广东珠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珠光集团)、衡阳合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衡阳合创)、广东新南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南方集团)、广东韩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韩建投资)、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

除了广州金融控股和广东粤财信托是地方国资外,其他五家股东方均为民企,并且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来源于网络)

(来源于网络)

据悉,珠江人寿前五大股东均与以朱拉伊、朱孟伊、朱庆伊三兄弟为核心的“地产大鳄”朱氏家族有着或明或暗的联系,而这也几乎也是业内“公开的秘密”。值得一提的是,朱孟伊为合生创展集团的创始人,有“广东地产圈教父”之称。

具体来看,珠江人寿第一大股东为广东珠江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后者曾先后为朱孟伊及其长子朱一航所掌管,目前则由其次子朱伟航实控;二股东珠光集团在股权穿透后由自然人谢炳钊、朱各亮分别持股98%、2%,股权层面上似乎与珠江投资并无关联,但是据媒体报道,谢炳钊实际上为朱孟伊的妹夫;三股东衡阳合创的法定代表人为朱逢才,股权穿透后还有多位朱姓股东;四股东韩建投资的实控人是朱伟航;并列第四大股东新南方集团的实控人则是朱拉伊。而从业务来看,上述公司均从事或者投资了房地产行业。

粗略估算,朱氏家族对珠江人寿关联股东的持股比例已超过50%。剔除两位国资股东,前五大股东对珠江人寿的合计持股比例逼近90%。

由朱氏家族带来的地产基因,深深影响了珠江人寿的保险资金运用。而珠江人寿投资的地产公司与朱氏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2

朱氏家族与珠江人寿的隐匿关联

作为一家保险公司,投资地产无可厚非,但像珠江人寿控股的子公司与朱氏家族这般“紧密”关联可谓少则又少。

北京金泰嘉业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泰嘉业商业”)作为珠江人寿的全资子公司,于2016年收购而来。不过彼时从股权关系上来看,与朱氏家族并没有关系。

不过2019年金泰嘉业商业的电话号码与一家名为北京合生汇商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合生汇商”)相同。

企查查数据显示,北京合生汇商由合商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合商科技有限公司由合商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控股。进一步查证合商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则由坚矿有限全资控股,该公司为香港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北京合生汇商背后查不出大股东究竟是谁,但是北京合生汇商的电话号码与北京珠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相同。而北京珠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合商科技、合商企业管理两家公司的法人均为赵泽生。

进一步查明北京珠江商业管理由广州珠江商业地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广州珠江商业地产的控股股东分别为广东珠江商贸物流(持股75%)广州展盈企业管理(持股25%)。

广东珠江商贸物流的法人代表为朱伟航,广州展盈企业管理的大股东为广东至诚伟业,实控人为朱一航(持股99%)。

金泰嘉业商业的情况并不是个例,上海圆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操作”手法如出一辙。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6年上海威峻投资有限公司退出,后珠江人寿接手并100%控股。

表面上看,上海圆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珠江系没有直接关联,但是该公司在企查查上留下的联系方式却暴露了两者之间的密切联系。企查查显示,上海圆泉20119年报所留的电话号码与多达35家企业一致,多家企业有珠江系身影。

比如同联系方式的上海珠惠科技有限公司为上海珠江投资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而股权穿透后,后者实际控制人正是来自朱氏家族的朱伟航。此外,还有多家企业为合生创展旗下企业,比如上海博桢置业、上海合生锦廷房地产、上海合创置业有限公司等公司。

数据来源:企查查

数据来源企查查

此外,上海贤立置业也与朱氏家族有着种种关联。

3

  珠江人寿投资资金“违规”流入朱氏家族旗下企业

不过,在地产投资为其稳定盈利的同时,对地产的过度偏爱以及与背后股东关联方的违规交易,则导致珠江人寿频收监管函。

早在2019年11月,珠江人寿因不动产占2019年二季度末总资产的30.72%,突破了监管要求的30%的红线,被银保监会勒令不得新增不动产相关投资,调整资产结构。经过整改后,当年年末其不动产配置比例满足了监管标准。

然而,珠江人寿对地产投资的偏好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远远没有结束。今年3月,银保监会向珠江人寿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直指其保险资金运用问题,涉及“三宗罪”,一是项目子公司融资借款超过监管比例规定;二是保险资金违规用于缴纳项目竞拍保证金;三是关联方长期占用保险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在珠江人寿违规的背后,多处迹象表明或与公司股东存在瓜葛。

根据银保监会的处罚决定书,2019年4月,珠江人寿向宁波安宸基金投资5亿元,用于开发广州新瑶投资有限公司的增城新围项目,约定用途为支付土地出让价款及工程建设款。但在实际过程中,珠江人寿投资金额5亿元经多次流转,扣除各流转银行账户原有余额后,仍有3.37亿元资金流入广东珠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账户,用于新塘镇群星村经济联合社项目竞拍保证金。

广东珠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珠江投资)并非外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正是珠江人寿并列第四大股东韩建投资,实控人为朱伟航。

此外,监管部门在检查时发现,珠江人寿关联方长期占用保险资金的违法问题也较为严重。截至2019年6月30日,珠江人寿涉及股东关联方的7个项目应收利息共计90笔,金额合计9.44亿元,其中10笔应收利息账龄达1年以上,金额合计1.13亿元。珠江人寿投资于宁波安昌基金、首泰仁基金的2笔项目投资资金合计18亿元,被股东关联方无偿占用超过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