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为什么要换帅?”

来源:经济观察报 更新时间:2021-09-03 21:46 点击:1796次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茅台为什么要换帅?

张晓晖

土建专业出身的高卫东,在中国白酒老大——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茅台”,600519.SH)董事长的职位上,尚未干满18个月就倏然结束。

2021年8月30日晚间,贵州茅台公告称:“根据贵州省人民政府相关文件,推荐丁雄军为贵州茅台董事、董事长人选,建议高卫东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贵州省人民政府通过贵州省国资委,持有贵州茅台54%的股权,是贵州茅台的实际控制人。

上述公告末尾,附加了丁雄军的简历,1974年8月出生,武汉大学化学系高分子专业毕业,2021年8月出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贵州茅台的控股股东,以下简称“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在任职茅台之前,为贵州省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

离任贵州茅台董事长职位的高卫东,在2020年3月出任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任职茅台之前,高卫东担任的是贵州省交通厅厅长,与丁雄军同为70后,1972年出生,仅比丁雄军大两岁。

在高卫东任职茅台的17个月,贵州茅台股价从1000元之下,快速上涨至2021年2月18日的历史最高价每股2608.59元(除权后),公司市值达到3.29万亿的峰值,稳坐A股市值最高企业的宝座。

目前,贵州茅台的股价已经回落至1600元附近,股价跌去4成,市值也回落至2万亿。

茅台董事长难担

高卫东的任职,是在贵州茅台曝出前董事长袁仁国等一众高管腐败案的背景之下上任的。

2019年9月6日,袁仁国案公开审理,他被指控用担任贵州省茅台酒厂副厂长、茅台集团副总经理、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长、贵州茅台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获得茅台酒经销权、分户经销、增加茅台酒供应量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袁仁国案前后,2019年因为贪腐被调查的还有茅台集团原总经理刘自力、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杜光义、茅台集团原副总经理高守洪等11名高管。

不过,袁仁国案至今未判,经济观察网记者未能从法院和公开媒体上查阅到袁仁国的判决信息。

袁仁国案发之后,茅台集团副董事长李保芳顶上,于2018年5月至2020年3月期间担任茅台集团、贵州茅台的董事长。

这是异常艰难的两年。

在2020年3月与高卫东交接工作时候,李保芳曾在2020年3月茅台集团干部领导大会上发表真情感言。

李保芳说,“今天是我在茅台集团最后一次主持的会,就我个人而言,我非常开心,也很轻松,我现在卸下了这份沉甸甸的担子(指茅台董事长)。这个担子,说实在的,就是八个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好干……今天完了之后,关于茅台的事,就不再去多想了,那是高卫东和大家要去想的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表述背后是最近十年,贵州茅台的股价一飞冲天,在整个中国市场,一瓶53度的飞天茅台不断涨价仍然供不应求,在这样的过程中,“找关系、走后门”各种社会力量诱惑着茅台高管,袁仁国、刘自力们因此而被拉下水。

高卫东的17个月

接过沉甸甸担子的高卫东,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并被寄予厚望。

2020年3月20日,贵州茅台召开股东大会,高卫东被选为董事,并成为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同年6月,高卫东在贵州茅台的董事会换届中,担任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

公司章程规定,每一届董事任职三年。这意味着,如果是按照正常的程序,高卫东的第三届贵州茅台董事会董事长的职务,任期至2023年6月。

2020年3月,正值新冠疫情爆发,高卫东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深入茅台酒扩建技改项目现场、制曲一车间、包装车间、茅台职工医院、习酒公司、201厂、301厂、中国酒文化城、质量部、勾贮车间、制酒十八车间等地调研,通过看现场、听汇报、问情况等方式,检查公司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工作。

此时的茅台因为疫情,股价陷入低谷,并在2020年3月20日——高卫东当选董事长当日,创出每股923.78元的低价。

无论是市场,还是经销商或者媒体,在高卫东上任之时,都认为高卫东将在茅台长期的干下去。

2020年3月28日,贵州省委第一巡视组给刚刚上任不久的茅台集团董事长高卫东一个“下马威”。

贵州省委第一巡视组指出:茅台集团长期放松政治建设、思想建设,贯彻中央、省委决策部署有差距,肃清袁仁国流毒、修复政治生态任重道远。“近亲繁殖”根深蒂固,“圈子文化”盘根错节,选人用人违规问题突出,机构重叠混乱、管理效率不高,基层党建工作薄弱。全面从严治党“两个责任”落实不到位,监督执纪问责不严,不守纪律不讲规矩行为司空见惯,腐败案件高发,各类监督检查发现问题整改不到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屡禁不止。

对于第一巡视组指出的问题,高卫东表示,茅台集团党委诚恳接受、照单全收、坚决整改。

新冠疫情贯穿了高卫东的整个任期,因此疫情的防控和应对疫情之下的销售策略成为茅台上下的主要内容。

2020年5月,全国两会延期召开,高卫东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接受央视采访时称:“在疫情蔓延的初期,茅台也一度在原材料的采购、物流的配送以及市场营销方面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但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我们一手抓疫情的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最终把疫情的影响降到了最低限度,顺利地实现了一季度的开门红。”

从2020年报看,疫情肆虐的这一年,贵州茅台业绩逆势上涨,营业收入为949亿元,同比增长11%,净利润467亿,同比增长13%。茅台股价亦在2020年不断创下新高,并在2020年底接近2000元大关。

在高卫东的任期,贵州茅台与华为、苏宁、网易、浪潮、中兴等科技前沿和零售一线的企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希望借助科技的力量,帮助茅台这家传统企业进行数字化改造和升级。

在茅台酒的每一轮制酒开烤过程中,高卫东与总经理李静仁几乎都要到制酒车间调研生产情况。最近的一次是2021年7月30日,茅台第六轮次生产开烤。

来自茅台官网的记载:每到一个车间,高卫东都细致品尝了刚烤出来的新酒,与员工亲切交流,详细了解基酒生产情况。他表示,茅台酒每个生产轮次都很重要,每一滴基酒都是构成“茅台味道”的关键,这是茅台酒香味丰富的密码,制酒生产要始终如一地坚守传统工艺,严格做好每一个轮次的制酒生产工作。

被免去茅台董事长的职位,对高卫东而言,可能是一件很突然的事情。

贵州茅台是在8月30日晚间宣布董事长变更的消息,而在三天前的8月27日,高卫东还在为茅台青年员工宣讲习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精神——做新时代茅台长征路上的有为青年。

对贵州而言,茅台一年贡献了五分之一的税收,是贵州省辖最重要的一家企业。市场各方正在揣测茅台突然换帅带来的影响。有人称高卫东政府官员出身,可能志趣并不在企业。有人说茅台集团既是一个权力场也是一个财富场,担任董事长职位必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是万丈深渊。

经济观察网记者以年报中所留电话,多次致电茅台董事会办公室,试图询问董事长更换的原因,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市场上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贵州茅台的营收和利润增速已经放缓,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股价将出现自我修正。

2021年8月31日,贵州茅台下跌1.77%,股价以1558元报收,但此后三日悉数回涨,截至9月3日,收于1658.22元。

最终,丁雄军接过茅台董事长这“沉甸甸的担子”,未来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一切有待进一步观察。